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諜海王牌 > 第五零二章 接觸
  “五湖酒店?”錢金勛吸了口氣,道:“你的意思是,孔又蘭有問題?”

  “我沒這么說。”范克勤說道:“但確實不排除這種可能。只能說,現在為時尚早,你那面調查的怎么樣了?”

  錢金勛道:“沒什么問題啊。我的人一直在查著呢,最起碼到了現在還沒查出什么問題,會不會是巧合啊?”

  范克勤道:“我不相信巧合,我相信事實,但孔又蘭究竟有沒有問題,你還得加快進度啊,我這面一會就過去,咱們給她來個雙管齊下。”

  錢金勛道:“你想故意讓她配合你?”

  范克勤笑道:“對,那個神秘人就在她的酒店,讓她配合不是很正常嗎?”

  錢金勛道:“你小子有點學壞了啊,不過注意點方式方法,畢竟人家還是三橋的女朋友。別到最后鬧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放心吧。”范克勤道:“我有分寸。”

  掛斷了電話,范克勤洗漱了一番,又打了個幾個電話,給自己手下的幾個組長,通報一下自己的行程,省的有情況再找不到自己。然后穿好了衣服出門,開車直接來到了黃山區。

  由于此時還比較早,所以路面上的行人很少,不過出早點攤子,做小買賣的人,已經都起來了。范克勤本來想吃口熱乎包子什么的,不過他剛有這個想法,立刻就停下了,于是快速的來到了五湖酒店附近。

  監視點,老齊自然是不會隱瞞范克勤的,所以范克勤首先直奔五湖酒店斜對面一個中高檔的公寓樓。到了三樓之后,敲了敲新更改的暗號,四快二慢。

  沒一會,門就被里面的老齊打開了,并迎了進去。范克勤進屋后,按照習慣轉悠了一圈,一共兩個房間,里屋是臥室,外面一個大廳,各種家具齊全。此時屋內除了老齊還有他之外,另有五個安全局調查處的特工。

  范克勤來到了窗口側面,偷偷看了看對面的五湖酒店,問道:“現在什么情況了?”

  老齊在一旁答道:“綴著目標的一個兄弟,五分鐘之前,往回打了個電話,說目標進入了迎客松街的一家叫做李家老鋪的館子。怕驚到目標,沒有進去,他們正在外面某地進行監視。”

  “嗯。”范克勤道:“昨天有機會進行拍照嗎?”

  老齊道:“有,這人就跟平常人一樣,沒有做出任何的反跟蹤動作,也沒有什么反常的舉動,所以他做的黃包車是直接進入的黃山區,所以行程反而很好做預判,我讓兄弟們提前開車在五岳大街頭,找個了地方,將他拍攝下來,并且在昨晚已經連夜洗出來了。”說完轉身朝著身側的一名特工,道:“相片拿來。”

  這名特工立刻從衣兜拿出一張相片,遞給了老齊,老齊接過后又遞給了范克勤,道:“還是比較清晰的。”

  范克勤接過一看,果然還是比較清晰的,大半個臉都能夠看得清楚。正是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個灰衣人。從照片的角度上看,應該是在樓上,二樓左右的高度照的,可能是像老齊說的那樣,提前預判準確,因此準備充分,焦距調的很好,拍攝的清晰。

  灰衣人正坐在一輛黃包車上,腳下放著行李箱,微微側臉看著左側,所以才說大半個臉都能夠看得清楚。不過也沒事,五官確實已經全部拍進來了。

  范克勤道:“怎么發現的目標在四樓?還有,是哪個房間?”

  老齊說道:“五湖酒店卑職等人沒敢進去,所以房間號不知道,但我們推測應該是四零八,或者是四一零房間。”說道這里,老齊微微朝著對面揚了揚頭,卻沒有用手指,接著道:“處座您看,就在對面五湖酒店的四樓,從右往左數第六個窗戶。”

  范克勤按照他的指點看去,就見那第六個窗戶掛著窗簾,不過仔細算了算,發現老齊他們的推測還是很準的,不過他到底是進去過五湖酒店的,知道樓梯在哪,房間又是怎么個布局,所以說道:“那是四一零房間。”

  老齊一怔,道:“是四一零嗎?”跟著解釋起來,道:“昨天這小子進去后,我們發現,這個房間的窗簾慢慢的動了一點,只有一點,很慢,卑職等判斷,應該是目標在掃視樓下的情況。”

  范克勤點了點頭,道:“我去過五湖酒店。可以肯定,是四一零。”

  老齊大悟般點了點頭,道:“啊。”跟著轉頭對著那名特工說道:“記下來。”

  范克勤也不管那個特工怎么記,說道:“那酒店的老板娘我認識,是咱們軍統家屬。情報處孔科長的女朋友,我一會去找她,讓她配合咱們,這樣就方便多了。”

  老齊聽罷,喜道:“有自己人,那太好了。”

  范克勤也沒解釋別的,道:“行,你跟我走一趟,趁著目標沒回來,咱們去看看能做什么?”

  老齊點頭,然后轉身對著一眾特工吩咐道:“我和處座出門,你們一定要看好了,如果目標回來,立刻給五湖酒店的接待臺打電話,通知我們,電話號碼不是知道了嘛。”

  其中一名特工點頭,道:“是,有情況立刻打電話。”

  范克勤也不再吩咐,帶著老齊直接出門,下樓來到了對面。五湖酒店確實很有檔次,按照西方的酒店模式,在門口有個迎賓,一見范克勤兩個人走過來,微微彎腰行禮,口中說道:“歡迎光臨。”伸手幫他們拉開了大門。

  二人隨即進去,范克勤直接來到了左手邊的接待臺,對里面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姑娘,道:“老板娘在嗎?我是她朋友。”

  這個穿著制服的小姑娘狐疑道:“哦,先生請您稍等一下,老板娘應該還沒起呢。我幫您打個電話問問,先生怎么稱呼?”

  范克勤道:“姓范。”

  “好。”小姑娘聽罷,撥了個號碼,響了四五聲后,說道:“老板,一位姓的范先生,說是您的朋友,找您有事。”
排列五2008全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