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獨家婚寵:老公,別玩火 > 2939.第2938章 你這個憨批!
  第2938章 你這個憨批!

  侯聽芙滿意的打量著,穿上她所挑選的衣服的男人。

  這個男人本身就是個衣架子,這一身潮牌穿在男人身上,就算把他放在T臺上,也不顯違和。

  “帥!”

  她沖男人眨了下眼睛。

  燕南潯下意識的,從她的臉上,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侯聽芙在柜臺前付了錢,又把燕南潯換下來的衣服打包好。

  店員在打印付款單的時候,飛快的看了燕南潯一眼,小聲和侯聽芙說:

  “你男朋友好帥的!”

  侯聽芙淺淺一笑,說了一聲謝謝。

  燕南潯也聽到了店員說的話,他看向鏡子里的自己。

  侯聽芙挑的衣服,和小金魚給他買的,真的不一樣。

  “走吧。”侯聽芙付完款,她來到男人身旁,男人自然而然的扣住了她的手。

  她纖細的手腕被溫熱的大手,侯聽芙揚起臉,瞇起眼來,“你這樣抓我手腕,我不舒服,要不,我們牽手吧。”

  侯聽芙把自己的手從燕南潯的掌心里抽出一點,男人厚實的大手掌就把她的小手給握住。

  燕南潯的心頭猛地一跳。

  侯聽芙的手,柔軟細滑,被他握在掌心里,手心貼著手心,不知怎么的,他的胸口就熱了起來。

  而侯聽芙在心里,罵了自己一聲“賤!”

  她就會搞這種倒貼的事,這個男人都忘記她了,心心念念著小金魚,還討厭她,討厭的不得了。

  可她,卻還和這個男人手牽著手。

  誰讓她,就是喜歡燕南潯。

  就是和這個男人糾纏上了,即便這個男人讓她累,讓她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失望和疲憊。

  但她就是這么死性不改的,吊死在這個男人身上!

  “咕嚕嚕嚕……”兩人正往商場外走,侯聽芙就聽燕南潯身上傳來雷聲。

  她瞥向身旁的男人,“肚子餓了?”

  “不餓!”男人說謊。

  “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男人不愿意,還語氣嚴肅的命令她,“先帶我去見那個,知道小金魚在哪的人!”

  “你要先吃飽飯,填飽肚子了才有力氣殺了龍爺,對不對~”

  燕南潯:“……”

  他怎么覺得,侯聽芙這是在嘲諷他?可這個女人說的話,也有點道理……

  侯聽芙進麥當勞里,給燕南潯打包了一份巨無霸漢堡的套餐。

  燕南潯從醒來后,和小金魚跨越太平洋,來到京城,他都沒吃過麥當勞。

  在他的印象里,這是他第一次吃麥當勞。

  他和侯聽芙站在路邊,侯聽芙用手機叫了車。

  侯聽芙把漢堡遞給他,再遞給他可樂的時候,男人表示自己沒有手再拿可樂了。

  他一只手拿著漢堡,另一只手還緊緊的握住侯聽芙的手。

  侯聽芙只能把打包袋夾在臂彎里,她幫燕南潯拿著可樂。

  男人吃一口漢堡,侯聽芙就把可樂遞過去。

  他和侯聽芙的身高差有二十多公分,喝可樂的時候,就低下頭來,就著侯聽芙的手,咬住吸管。

  男人的視線和她交錯在一起,他松開吸管,就看到侯聽芙把吸管放在自己嘴里,也喝了一口。

  燕南潯把可樂咽下去,他就被嗆到了。

  他咳了一聲,不去想那么多,大口的吃著巨無霸,沒幾口,就把漢堡給吃完了。

  男人從她手里拿走了可樂,侯聽芙又從打包袋里拿出薯條,喂給燕南潯吃。

  兩人從相貌,身高到穿衣打扮,都是一等一的,站在人群熙攘的街道上,一下就鶴立雞群起來。

  不斷有人流從他們周圍走過,側目望著他們兩。

  “哇!俊男美女啊!”

  “那對情侶好養眼誒!”

  燕南潯身體上的爆發力雖然被項圈限制住了,可他的聽力沒有被限制住,周圍的人,在嘀嘀咕咕著什么,他都聽得見。

  他正走神的時候,察覺到侯聽芙又給他遞來一根薯條。

  男人張開嘴吃下去,把她手咬到了。

  侯聽芙低叫了一聲,燕南潯立馬松開,他垂下視線,去看她有沒有事,就見侯聽芙吮了吮自己的手指。

  燕南潯撇開臉,咬住吸管,猛吸了一口可樂。

  而他身旁的侯聽芙,歪著腦袋,往他的手臂上靠了靠。

  忽然間,她感慨出聲,“為什么這樣的事,是在你不記得我后,讓我遇到的?”

  “啊?”

  男人看向她。

  侯聽芙把腦袋抵在他的手臂上,從燕南潯的角度看過去,就只能看到她濃密幽長的睫羽。

  “我們一起手牽手,逛商場,我給你挑衣服,你去試我選的衣服,我們一起吃一份麥當勞,像普通情侶之間做的那些事,在我和你結婚期間,一次都沒有做過。

  偏偏現在,我跟你……”

  侯聽芙垂下頭,看著打包袋里剩余的薯條,那些薯條還散發著油炸過后的香味。

  “為什么,我們一次也沒有過?”男人問她,在問出這個問題后,他又感到后悔了。

  他不止一次的對自己說,要小心這個女人,這個突然出現,自稱是他前妻的女人,和那位龍爺是一伙的!

  “因為你沒時間唄!”說起以前的事,侯聽芙就想沖著燕南潯翻白眼。

  “你說過你喜歡我的!但你就是拒絕我和你接觸,連牽一下我的手都不肯!”

  侯聽芙沖他咬牙切齒,齜牙咧嘴的,燕南潯的手指往她柔嫩的手心里捏了捏。

  感覺自己,像在捏貓的肉墊似的。

  侯聽芙叫的車來了,兩人上車后,燕南潯拉著她的小手,又捏了捏。

  即使理智在不斷警告著他。

  可他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內心最為真實的渴望。

  她的手好軟。

  握住了,就不想再松開了。

  “你和小金魚,有這樣過嗎?”侯聽芙臉朝著窗外,她問出了,自己已經想過無數次的問題。

  “這樣是哪樣?”燕南潯沒明白過來。

  “這樣牽著手。”

  “沒有。”

  “哦。”侯聽芙回應的聲音很淡定,但她的唇角已經翹起來了。

  燕南潯抓了抓脖子上的黑色項圈,他說,“我的力氣很大很大,沒控制好,很容易傷害到小金魚。”

  侯聽芙的白眼已經翻到天靈蓋上去了。

  她從鼻腔里呼出長長的粗氣。

  “你TMD……”

  燕南潯這個憨逼!沒補后半句話,他們之間的氣氛就能非常美妙了。

  正在氣頭上的侯聽芙,又聽男人道:“我以前,也是這樣,力氣很大很大的吧。”

  “嗯……”侯聽芙這次回答他的語氣很不好。

  “以前的我拒絕和你接觸,也是不想傷害到你。”

  男人說的認真,侯聽芙移動眼珠,撇了燕南潯一眼。

  他感覺到侯聽芙突然就生氣了,蠕動嘴唇,又嘟囔了一句:

  “你的手那么小,腰也細,腿也好細……我會很容易,把你弄斷的。”

  侯聽芙鼓起腮幫子,在自己的喉嚨里咕嚕一聲。

  這到頭來,還是她的錯咯?

  轎車行駛到后半段的時候,燕南潯的神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因為他發現,他們所乘坐的轎車,正行駛在去往龍潛城堡的路上……

  ——

  明天繼續!沫沫已經在讀者群里發了新文男主的線稿頭像啦~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呢~

  (本章完)
排列五2008全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