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權傾南北 > 第七百八十章 分割
  聽到李藎忱的話,戴才、程峰等將領頓時都有些無奈。

  不管怎么說淳于岑都是蕭摩訶的部下,以現在李藎忱和南陳朝廷之間的關系,雙方甚至已經很難說是盟友了,而李藎忱似乎并不在意這一點,直接以統帥的口氣督促淳于岑進軍。

  似乎有些過分了······

  李藎忱顯然注意到了戴才等人的神情,不慌不忙的說道:“淳于量讓他的兒子在這個時候渡過沔水前來進攻樊城,又只有自己麾下的量三千兵馬,分明就是在向某示好,想來這兩三千兵馬應該是淳于量麾下值得信任的部曲和老卒了。”

  戴才等人微微頷首,這個倒是可以理解,淳于量顯然也坐不住了,讓自己最出色的兒子淳于岑過來,未嘗沒有直接結交配合李藎忱的意思,李藎忱直接將這一路兵馬看作自己麾下似乎也沒有什么問題。

  等于用這種辦法最干脆了當的承認了淳于量、至少是淳于岑的投靠。而李藎忱話鋒一轉:“戴才,你帶領本部兵馬北上,擺出繞行鄧塞的架勢,程峰,你帶領本部兵馬南下,同時派出斥候入山中探索,讓巴人的斥候也動起來,將整個鄧塞的消息全面封鎖,尤其是從樊城而來的傳令兵,一個都不許進入鄧塞!”

  “諾!”眾將轟然應諾。

  李藎忱的戰術實際上很簡單,完全將大軍展開,做出左右兩翼直接繞行鄧塞的態勢,以泰山壓頂之陣容直接逼迫鄧塞守軍,至于接下來如何選擇,那就是鄧塞守軍的了,如果他們堅持要抵抗,那么李藎忱也不介意直接碾壓過去!

  這點兒犧牲,李藎忱還是有所準備的。

  當李藎忱手中的兵力和器械都足夠充足的時候,他已經沒有必要再有如之前那樣兵行險招,更為穩妥的打法顯然更能夠讓一切都按照李藎忱的計劃進行。

  而李藎忱霍然一拍桌子:“拿下鄧塞,樊城面前再無屏障,所以一定要全力進攻,盡早抵達樊城城下!”

  “諾!”又是一聲應諾,整個中軍大帳都為之震顫。

  而這聲音刺穿帷幕,傳到外面一隊隊來往巡邏士卒的耳朵中,傳到整個軍營的角角落落。

  將士們下意識的挺直腰桿,他們清楚,一場大戰又將來臨,而在漢中侯的帶領下,他們將無往不勝。

  ——————————

  孫群的手心中都是汗水。

  身為曹孝達麾下一名并不起眼的偏將軍,他很自然的被派遣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戍守,對于整個襄樊防線來說,恐怕沒有什么要比鄧塞這個地處漢中和襄陽腹心的要塞更為清閑和無聊了。

  除了可能要面對房陵和上庸方向韋孝寬部偶爾的摩擦之外,鄧塞守軍確實沒有什么需要做的,這里向北就是武關,向東北就是中原,是真正的北周內地。

  可是誰曾想到,短短幾個月之內,一切天翻地覆,漢中失守、房陵失守、中原和關中的北周軍隊拉開陣仗對峙,讓這個實際上已經日漸衰落的要塞一下子變成了徹頭徹尾的前線。

  李藎忱的大軍輕而易舉的撕開房陵一帶脆弱的防線,直接向著鄧塞撲過來。

  臨陣換將一向是兵家大忌,所以曹孝達并沒有想要將孫群替換下去的意思,只是在原來一千名守軍的基礎上又補充了兩千人,讓孫群這個偏將軍第一次變得名副其實,再加上城中的千余名民夫,孫群自從從軍以來,還沒有統帶過這么多人。

  只不過孫群并沒有感覺激動和滿足,因為在他的對面,上萬敵人森然列陣。

  沒錯,孫群也從來沒有面對過這么多的敵人。

  這讓孫群很煎熬,當看到李藎忱的旗號時候,孫群恨不得現在就從鄧塞溜之大吉。

  可是李藎忱已經將鄧塞團團包圍,哪里容的孫群逃走?就算是真的要逃走,孫群都不知道自己又應該去往何方,已經完全陷入混亂之中的北方,讓他這個襄陽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望而卻步。

  鄧塞名之為“塞”,實際上就是在兩座小山丘之間修建的一座土城。

  這座城扼守南北商路以及沔水水路,所以雖然并不起眼,卻是商旅行人往來歇腳之處,也是兵家必爭之地,只有掌控了這里,才算切斷了從北方南下樊城的道路。從鄧塞繼續向南,博望、新野等地雖然在歷史上也算赫赫有名,但是終究不算要塞。

  即使是當初諸葛孔明“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也沒有能夠依托新野阻擋住滾滾而來的曹魏大軍。

  曹孝達并不覺得自己是諸葛孔明,而孫群也不覺得自己是曹孝達,這一戰他要打,但是并不覺得自己能夠擋得住李藎忱,尤其是當李藎忱的兵馬向兩側展開的時候,孫群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顯然李藎忱并不打算在鄧塞過多停留,他甚至已經做好了從南北兩側繞過這一座小城的準備,顯然城中的三千兵馬雖然多,但是根本沒有被李藎忱放在眼里。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讓孫群很難受,他又何嘗不想能夠和李藎忱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只可惜實力的差距只能讓他這樣眼睜睜的看著。

  “將軍,城下有島夷的使者!”行軍司馬快步走過來,他臉上的絡腮胡子以及黝黑的皮膚證明這是一個剛剛來到中原沒有幾代人的胡人,雖然他的說話方式已經完全是漢人的模樣,但是從他的語氣就知道,對于漢人,尤其是這些南蠻島夷,他根本看不起。

  孫群微微頷首,只不過在心中低低嘆息一聲,現在身處孤島之中的可不是這些南朝人,而是他們啊。更甚至人家都是從北方殺過來的,真的讓一切都看上去有些滑稽。

  “將軍,城中這幾日軍心不穩,士卒之間對于襄陽戰事多有議論,所以屬下認為這個時候應該將這名使者斬殺,以表示我等誓死守城之決心!”那胡人司馬果斷的說道,而他的目光時不時的在旁邊那些漢人仗主、幢將們身上掃過。

  一個個將領雖然低下了頭,但是拳頭都攥的緊緊的。

  孫群皺了皺眉,李藎忱大軍破城,眼前這家伙肯定沒有什么好下場,尤其是這些年在鄧塞,這家伙可是盤剝了不知道多少漢人百姓和商賈,顯然也知道破城之后就算李藎忱放過自己,城中的士卒和百姓也不會放過自己。
排列五2008全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