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神器巨富 > 60、第 60 章
  白翩遷跑了, 白燦燦可不相信她不會再搞事。恐怕這個原主的便宜妹妹非但不會覺得這事兒全是她折騰出來的,錯在白家主當年做了錯事, 反而會將怨恨全歸到白燦燦身上。

  若非白燦燦,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會發生?

  有些人的理論就是這樣, 錯都是別人的,哪怕是因為她算計別人而糟了難,也怪別人為什么不乖乖的站在那里給她算計。

  “卜合門那邊怎么說?”白燦燦問。

  晏煜道:“紫玉仙子十分氣憤,說一定要將她抓回來。”

  “不過我們也要做些準備。”

  畢竟白翩遷的腦回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看,她會做什么你也絕對猜不出來,畢竟這是一個什么損人不利已的事情都能做出來的人。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白燦燦倒是不太在意,說道:“只希望她這一回能聰明點兒,別整得那么可笑。”

  他說著將棋子放下,愉悅道:“我又贏啦!”

  晏煜將棋子用法術分開收回來,準備開始下一局。

  正在這時,外面有小弟子進來, 說:“樓主,史前輩來了”

  這位史前輩叫史真陽, 元嬰后期,是晏煜剛化嬰后不久認識的。當時對方比晏煜修為高些,早就元嬰了,甚至還快到元嬰中期。不過晏煜后來晉階飛快,僅用不到五十年就大乘了,對方卻只到了元嬰后期。

  先前據說一直在閉關沒有出來, 也是才聽說晏煜之前受傷被傳得一副廢得不成樣子,如今瞧著又好了的事情。

  所以這就趕緊來了。

  “唔。”白燦燦放下棋子,“既然你的朋友來了,我就先去找小徒弟玩去了。”

  小徒弟喻子昂不巧去陪父親去了,白燦燦得知后便也沒打擾他,轉而去找了駱星帆。最近丁鈺柔又明確拒絕了他一次,小駱修士特別的蔫。

  白燦燦安慰的摸了一把他的腦袋,“天涯何處無芳草,聽我的,該吃飯吃飯,該修煉誰的,等你修為大成之日,還愁沒有美人么?”

  駱星帆晃著腦袋甩開他的爪子,“別摸我腦子,除了我爹沒人可以摸我腦袋。”

  白燦燦聽了他這話就笑了,“你鈺柔師姐摸也不讓?”

  這話可算是懟到傷心處了。

  “我讓她摸她也不摸啊!”駱星帆難過道:“我到底哪里不好,我改還不行么,為什么不喜歡我。”

  白燦燦:“……”

  喜歡這種事情壓根就不是你好不好的問題好吧!

  “你加油。”他只能這么說。

  駱星帆蔫蔫的,白燦燦忍不住看了他好幾眼。原本他覺得這個年紀的愛情,就是瞧這個比較漂亮,或者比較溫柔,或者比較……總之有一點兒吸引自己,就撲上去了。畢竟他跟丁鈺柔其實真也沒怎么相處過才是,但眼下看著,這小駱修士似乎還挺用心?

  “你到底喜歡她什么?”白燦燦忍不住問。

  駱星帆說:“溫柔啊,而且名字還帶著個柔字……”

  白燦燦:“……”

  所以其實還是不靠譜吧!

  “上次我遇到危險,還是鈺柔師姐幫的我。”

  “哦。”白燦燦想,原來還有英雄救美這一出,不對,這應該是美英雄救……小駱修士。

  反正這事兒駱谷主都不在意,還覺得兒子春心萌動的樣子瞞有趣的。白燦燦也不多管,畢竟丁鈺柔也不是什么壞人,不存在會欺騙駱星帆的可能。駱星帆的追逐看著挺緊,卻從不過線,嚴格來說也沒對丁鈺柔造成什么困擾。

  既然如此,那么他們這些人就等著看結果就行了,人家兩人的感情,沒必要直接發表什么意見。

  當然,心里吐糟吐糟還是要的。

  這個忍不住啊!

  白燦燦想著,忍不住又想摸摸這蠢萌蠢萌的小輩的腦袋。但這一回駱星帆警覺多了,趕緊躲開了。

  “喻子昂呢?”平日不都是關懷的摸小徒弟的腦袋的么?

  白燦燦說了喻子昂的去向,駱星帆了然道:“原來是去找親爹去了。”

  畢竟喻父現在住到了銀月樓,雖說在山腳下,離喻子昂這邊山頂的住處挺遠。但事實上修士趕路還都挺快,所以喻子昂時不時的就會去看看父親。

  駱星帆先前去找喻子昂玩兒,也碰上過幾次,還跟著一起去見過喻父呢。

  不過,“他不在你就來找我?晏樓主呢?你們倆不是才天天湊在一起的么?”

  “有朋友來了。”白燦燦說著順嘴將那朋友的名字說了,誰知道駱星帆一聽立馬就跳了起來,“那個史真陽來了,你怎么還有心思出來找我?”

  白燦燦挑了挑眉,“嗯?”

  這是有什么事兒?

  駱星帆瞬間就忘了自己跟鈺柔師姐的事情,只顧著跟白燦燦說:“他喜歡晏樓主啊,而且還是裝得云淡風輕的那種,現在估計都沒幾個人知道,上次我跟喻子昂聊起來,這家伙還當我逗他玩兒呢。”

  喻子昂都不信,可見晏煜十有**也是不知道的。

  白燦燦疑惑的看向駱星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駱星帆一指自己,“當然是我火眼晶晶……好吧,晏樓主都恐怕沒瞧出來,我又怎么能看出來,當然是有一次機緣巧合,碰巧聽到了對方的話,這才知道的。”

  說完又看向白燦燦,試探著問:“你真不去看看啊!”

  “要叫您。”白燦燦糾正,“畢竟我是前輩。”

  駱星帆看他這模樣,覺得簡直沒半點兒前輩樣兒啊!這能怪他經常說著說著就你來我去的么,先前你也不提啊!

  “所以到底去不去看看?”

  白燦燦心說這關他什么事兒,他跟晏煜又不是那種關系,是你們所有人誤會了而以。但坐在那里卻總覺得不自在,好像屁股底下有釘子似的。但他這時候過去算怎么回事兒,好像一點兒禮貌都不懂似的。

  所以不去。

  白燦燦正要取出好吃的,心說吃著就不想這些事兒了。

  晏煜一個大乘期,難道跟一個對他有非份之想的人呆一會兒,就會被怎么樣么?

  那他還擔心什么?

  白燦燦自我開解得很好……個屁,總之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兒,自從聽駱星帆瞎逼逼完,就是哪哪都不太爽。

  他不爽了別人也別想爽,眼睛一瞇看向駱星帆。后者還尤自不覺危險,正在追問,“真不去么?”

  真特么的煩。

  白燦燦直言,“不去,但想揍你。”

  駱星帆驚恐的跳了起來,深怕自己也糟受到一堆靈符法寶的兜頭一套。跳完才不解道:“為什么啊!”

  “我要是知道,這會兒說不定就不想揍你了。”白燦燦一攤手,以示自己也很迷茫。

  駱星帆傻了。

  “啊?”

  這算是什么理由?

  正在這時,遠遠的跑過來一個小弟子,是經常在晏煜那邊守著的,白燦燦眼睛一亮,問:“怎么了?”

  那小弟子行了一禮,又沖旁邊的駱星帆也打了招呼,這才道:“白前輩,樓主喊你回去下棋呢。”

  白燦燦愉悅的起身,順便問,“他那個朋友呢?”

  小弟子說:“史前輩說要住上幾日,這會兒被帶著去住處了。”

  白燦燦:“……”

  駱星帆拖長了調子‘哦’了一聲,“住上幾天啊!”

  “閉嘴。”白燦燦怒斥。

  駱星帆:“……”

  路上,駱星帆給白燦燦詳細講了一個這個史真陽,據說是個散修,朋友挺多,挺好相處……“當然這是別人說的,我跟他沒打過交道。”駱星帆說:“晏樓主當年朝金丹暮元嬰,之后自然接觸的朋友修為也都到了這個等級……好吧,他煉氣期就很牛氣了,什么化神長老,大乘大能都見過。”

  白燦燦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別人感慨這些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排列五2008全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