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王者之路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取消繼承權
  楊兔的臉,一下就紅了!

  那紅嘟嘟的臉上,帶著幾分憤怒。

  自己才是他張牧的正牌女友,可自己都還沒邁過這個門檻,張牧身邊的女人都有好幾個。剛開始,只有蘇黎的時候,楊兔心底的確是有些過不去。

  總覺得,最好的應該自己先給張牧才對。

  但現在,楊兔習慣多了。

  她腦子里只有一件事,自己不能便宜了這個混蛋!

  “滾出去!”楊兔玉腿踢出去地上的拖鞋,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線,罵道:“臭男人,沒良心的。你沒看著我們家蘇蘇肚子大著嗎?你在想什么!”

  張牧被楊兔轟出去了門,一陣無語。

  她自己都可以在房間里陪著蘇黎,我怎么就不可以呢?

  出了門,張牧隨便找了一個臥室,躺下就睡著了。

  這一晚上,睡得很安靜。

  第二天早上起來,蘇黎氣色好了許多。接下來的幾天,張牧除了準備縱橫聯盟的事,幾乎都是在和蘇黎逛街,買衣服,買一些嬰兒用的東西。

  白玉珍知道自己要有孫子了,雖然不是楊兔的,但也開心得不成樣。

  幾天過后,縱橫聯盟的大會如期舉行。

  而此時。

  余家。

  余強的父親從羅斯柴爾德家族回來了。

  “老余,怎么回事?”余瑾的母親忙上前問道。

  余瑾的父親,臉色并不好看。

  這幾天的會議,幾乎可以說是余家的一次批斗大會。

  “沒什么,問題不大。”

  “放屁,張牧私自動用了龍級無疆令,對付三和家這么大的事,你給我說問題不大?老余,你到底知不知道,余家雖然不是現在華夏的大家族,但也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一份子。你現在長老的位置,是多少輩的人不懈努力才得到的繼承權。我不在乎你有錢沒錢,也不在乎以后的生活怎么樣。

  但你應該也知道,如果余家的繼承權在你這里丟了,你肯定開心不起來。”

  “我知道。”余瑾父親極其冷靜的說道:“讓我一個人在房間里,好好想想吧。”

  “好。”余瑾母親這才關上了房門。

  半天過后,余瑾的母親才再次出現在了房間里。

  “老余,你還沒想好嗎?我想羅斯柴爾德家族應該已經做好了決定吧?你只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一個長老,換句話說說,你雖然有足夠的本事,但你不可能阻止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任何一個指示。你說吧,他們到底做說了什么?”余瑾的母親在門口,擔心的說道。

  這時候,余瑾的父親才打開了房門,說:“這次擅用龍級無疆令,對家族的損害的確很大。三和家雖然本事不強,但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關系,極其的好。家族決定,剝除張牧的繼承權……并且,納入黑名單。”

  說這話的時候,余瑾的父親顯然臉色很難看。

  但余瑾的母親聽到這話,卻是一臉的笑意:“老余,這不是好事嗎?張牧這樣胡作非為,的確是應該剝除了他的權利!”

  “等等……他的權利要是剝除了的話,是不是說……咱們家余瑾,也……成不了蘇省的助理了?”

  “是這個意思……”

  余瑾的母親,臉色這才不好看了起來。

  足足過了好幾秒,余瑾的母親面色依舊很難看。

  唇亡齒寒。

  這個道理她是懂的。

  什么時候,張牧竟然將余瑾和她綁定在了一起。

  “能不能給小魚安排一個其他的職位,如果不行的話就算了……讓她早點擺脫張牧這個混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余瑾的母親像是下了決心,說:“就算羅斯柴爾德家族真容不下余瑾的上升空間,我們現在的錢也不愁吃不愁穿。”

  問題的分歧就在這。

  余瑾的父親,反而覺得,羅斯柴爾德家族這樣做,是在得罪張牧。

  是在得罪,一只正在成型的金鱗。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變化龍!

  “也只要先這么辦了,現在家族已經發布出去了命令,很快……全世界應該都知道,張牧的財產被沒收了。不僅如此,他的所有權利都一并被沒收了!有一點,我不知道是不是張牧的后手,他將所有的財產轉移出去了!這雖然是白詡逼他做的,但的確也是他自愿的。可是,這筆錢羅斯柴爾德家族一定會要回去。”余瑾的父親說完。

  很快,羅斯柴爾德家族就發了訊報。

  不一會兒,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乃至世界十大家族之中,都知道張牧被羅斯柴爾德家族廢棄之事。

  其中,特別是奧納西斯家族和摩根家族,表現得尤其的突出。

  米國。

  摩根集團里。

  一棟大樓上,一個男人高高的坐起。

  “找到安東方的尸體了嗎?”那男人緊緊拽著拳頭,問你道。

  “找不到,她的尸體已經被安家的人火化了。”

  “幫胡運對付安家的人,是叫張牧對吧?”那人聽到安東方的死,一臉的狠勁,帶著無盡的殺氣。

  那是他最愛的女人。

  為了解除安家的危機,不愿意用自己的手段。

  現在可好了。

  安東方回去燕城,竟然被胡運給弄死了。

  他不能忍。

  能忍,就不是男人。

  “對……燕城張家的男人!這家伙,手段異常兇狠,出其不意!不少大家族,都折在了他的手里。據說,還是燕城白家白山河的外孫。”管家忙說道。

  那人聞言,不屑一笑,道:“白家?算什么?準備一趟行程,派人去燕城。”

  “主人,去做什么?”

  “張牧被羅斯柴爾德家族廢棄了,他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從尊貴的身份里變成平民。這段時間里,我負責去讓他感受一下人間真正的絕望。順便,讓他知道世界債主摩根集團的恐怖力量!當然,要帶人……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殺了胡運!”

  管家一聽,忙道:“東方小姐的仇,不能不報!那可是我們在燕城最重要的部署之一!這就去準備人。”

  而另外一頭。

  最高興的莫過于是鐘夏彤。

  “女兒,女兒,你猜我今天知道了什么消息。”鐘夏彤沖忙的跑過去,看著南宮傾城,高興得腳都要蹦了起來。
排列五2008全年走势图